top of page

阿卡西記錄

剛剛完成了四天 Maureen St. Germain 老師親自帶領的『阿卡西記錄解讀』的一、二階工作坊。作為一個『靈性反應療法』(SRT) 的認證咨詢師多年,我對於阿卡西記錄的這個名稱不會陌生。"Akasha" 在梵文是天空的意思,你可想像它是一個天空裡的資料庫或互聯網絡,包含著宇宙裡所有創造的記憶,我會將它跟塔羅牌的"The High Priestess" 來比喻。我有很多朋友和學生也學過或修練這門學問,在坊間也有不同承傳的老師和記錄閱讀師。但我一直未有興趣或收到靈感要去學,直到一個月前看到Maureen老師要來香港授課的資訊,我感到時間到了,老師便會出現。


過去七年我都在專注學習和教授夢行和視覺心像,雖然這門學問有關於潛意識和夢境世界,但卻是超級落地的修練,因為我們需要身體來提供圖像,也利用身體來轉化負面的內在圖像和夢境。當然,我看到圖像的轉化能夠轉變身體、情緒及關係狀況和實相,也清楚看到個案和學生通過修正圖像後的正面轉變。但是我自己一直對所謂的「通靈-channeling」有所保留,覺得自己看到或感覺到關於別人的事情不太確定。在視覺心像學院裡,我們有一個免費服務就是利用視覺心像來為有需要的人禱告。在禱告小組中,我們每人像是通過一個集體的夢行場域,一起請求需要幫助的那個人的所有靈性幫手及家族祖先到來,以任何必需的方式來幫助個案正在面對的困難。我們利用自己的光體(light body) 來觀察過程,不會參與或強加意志於上,因為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的選擇。每個小組成員一般會看到不同的影像,但也有很多相似點,例如關於個案問題的原因,靈性幫手所採取的療癒,及事情結果的可能性等。因為我們都了解這些影像是夢境圖像,不能以線性的解讀來理解。所以我們也不會將圖像跟個案分享,因為一般人會對這些圖像像面對夢境一樣,不是否定就是害怕。雖然受到禱告的人一般都會在禱告後感覺更好,或困難因此被解決,但我從來沒有機會去跟個案討論對於我接收到有關他們的影像是否真實和準確。而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超級理性的人,覺得自己有障礙去完全超越頭腦去打開靈性管道;這也是為什麼當年我決意要學習視覺心像的原因,我是那種催眠師會放棄的人。


四天的『阿卡西記錄解讀』工作坊,頭兩天專注跟自己的高我(Higher Self,不是SRT 裡的 High Self Commitees) 和自己的阿卡西記錄守護者連結,並通過不同的練習來分辨從自己的小我,高我跟記錄守護者裡的揚升大師或老師接收到的迅息的各種不同標記。之後兩天的工作坊則學習跟別人的記錄守護者連結,來解答個案的不同問題。我發現自己的記錄守護者跟我連結的方式是對話,連祂們的語氣都可以聽得見。但是,當我跟別人的記錄守護者連結時,我則是先感到個案在身體內的能量流動,然後是影像和情緒,最後才是有感覺去說需要說的話。因為我一般都不太自信,所以也在擔心個案對我接收到的訊息是否正確。課堂上的個案都是不認識的同學,所以練習完結時,同學對我看到的影像跟訊息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大家都驚訝於訊息的準確度。而當然,同學們幫我打開記錄的訊息也十分準確,就算他們自己並不理解那些圖像或資訊。其中有一位同學對於我問的一個身體問題,出現的影像完全像視覺心像的練習一樣,她對於我聽了之後完全明白圖像的意義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她從未聽過視覺心像,也不知道我的工作是什麼。對我來說,這四天的學習和練習帶給我自己的內在圖像和靈感一個肯定的驗證。


剛好今晚有禱告小組的聚會,在禱告期間我看到的光比之前更強烈,突然我了解到為什麼夢境的最高境界是「光之夢」,因為當圖像和形體被轉化時會變成光,最後剩下的只有光。一切的創造從造物主的光開始,而我們要回歸的地方也是光。


學習和修練不同的工具不會互相衝突,反而是相互補充;好像每一個知識都是宇宙奧祕的一塊拼圖,多樣性把奧祕同時間豐富起來。這也是創造的本質。


Image: lavenderthebook @Instagram, by Tiffany Nicole





3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