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裡的「黑羊」

上星期日晚上終於重拾久違了的「開啓夢境」課堂,學生們跟我說著暑假期間的種種事情,與家人和工作上的困難等等。其中經常聽到的是家人如何不明白自己,千方百計希望自己能跟隨父母的生活方式等等。

家族中的所謂「黑羊」(Black Sheep),就是那個不能融入群體,反叛和自我的人。「黑羊」覺得自己的與別不同不被尊重、接受和理解,面對家族的壓力感到窒息,但是也會怪責自己為何不能像其他家人一樣,質疑為何自己生在這樣的家庭裏。「黑羊」一生在希望尋回自我與得到家族認同之間來來來回回。可想過這個叛逆的人其實就是能夠解除家族模式的契機?

在「夢的階梯」上,我覺得最難修復的是「重複夢」。自己正在發什麼類型的夢,代表著意識的現狀。當我又夢見回到十年前的辦公室時,我便知道自己在工作上的自我價值卡住了。當我一再夢到堵塞的馬桶,那麼我要留意自己沒有表達的情緒。我們每天遇到的不同挑戰,往往會引發自己的重複回應,當一貫的回應不能應付挑戰時,那便需要改變自己的回應方式。也可以說,因為我們用重複的回應方式,才遇到重複的問題。久而久之,它們就成為人生重複的模式。用『靈性反應療法』的用語,它們就是靈魂的程式。如果你相信靈魂轉世有其神聖計劃,又或者佛家說的業力(Karma),這些模式就是我們來到這個人間要學習和修正的課題。


為什麼我們會用重複的方式去解決問題呢?它們來自家庭,家族,社會甚至靈魂的conditioning,我們被教導要如何處理與回應問題,而學習的其中一個方式就是模仿。父母就是小孩的模仿對象,我相信很多人都發現自己結婚的伴侶就像自己父母的其中一方。女兒和媽媽的相處方式,就像媽媽和祖母的相處一樣。有些家族裡的負面重覆模式,會像詛咒一樣出現。像我母親那邊的祖先,女人結婚後有早年喪夫或離異,我知道的也有四代。我們的出生就是靈魂和家族一起編織的夢,而夢會設法將夢行者帶回homeostasis (體內平衡)。所以在家族中出現了「黑羊」,那可能就是改變模式的催化劑。


當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時,他就像一個enfant terrible,一個能反轉世界的頑童。有趣的是他的名字叫做 Trump —「王牌」。我相信他把美國人一起編織的夢重整了一點新秩序。所以當發現自己是家族或群體中的「黑羊」時,首先要接受自己,相信自己的出現自有其原因和必要性。要努力的是,想想自己的不同能為你的族群帶來什麼的 "tikkun" (希伯來文,意指修復/修正)。大家經常在問自己的人生目的和意義是什麼,線索就在自己卡住的問題上。當你能夠改變自己的回應方式時,轉化就會出現。


Art Print by Milica Tepavac

12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