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身體不夠靈性嗎?

巴夏Bashar說:「痛苦是抗拒自然的自我。(Pain is resistance to the natural self.) 所以當你讓自己放下基於恐懼、負面的信念系統,及對現實的負面定義會減輕痛苦,因為你的神經網絡將不再有任何阻力來阻擋你「真我」的能量流,因此,移除那些信念系統的阻礙也會讓你放下痛苦和衝突。」但是,當我們身在痛苦中,也同時感受到完全的自我,因為誰也不能跟你分擔痛苦。因此,痛苦 (無論在哪個層面的) 都有其警醒作用,它能讓我們的專注回歸自身上。


我們經常處於害怕失去身體與逃離身體之間的矛盾之中。然而每天我們都困在自己的這具朽腐的皮囊裡,在夜夢中才能體會離開這個"mortal coil"一陣子。很多追求靈性體驗或是逃避痛苦的人,用盡不同方法來放下對肉體的控制,例如用草藥或不同模式來改變身體的振動。在性高潮中,也能體驗一下"la petit mort"- 那一小段失去意識控制像死亡的感覺。弔詭的是,沒有身體,我們也不能擁有那種狂喜的感覺。


我們的身體從意識顯化出來,帶著整個家族的記憶、靈魂記錄,由一個念化為意圖,通過時間從能量在物質世界成形。身體形態在胚胎時期已定形,包括皮膚顏色、質感、溫度;臉型、眼耳口鼻的形狀大小;手掌的形狀跟每隻手指的長度,傾斜角度,指甲的形狀與掌紋;肩膀的角度跟臀部的比例;乳房的大小、位置;肚子的形狀;肌肉生長在那個部位等。這些都顯示著靈魂將在這生要遇到的故事。因為每一個形狀和形態都有其作用,而不同的作用會吸引特定的體驗方式,所以會做成特定的人生故事。那不是宿命嗎?這確實是命運,但我們總有自由意志來決定回應的方式。


要認識真正的自我,首先要認識自己的身體,它有著你最完整的意識記錄,當你改變意識時,身體亦會改變。當你沒有做真實的自己時,身體會通過痛楚和各種不平衡來告訴你。如果只處理身體上的症狀而忽略它顯示的現象,那其實是在逐漸地扼殺自我和生命力。


身體固然有自癒能力,我亦相信每一個生命本是帶來世界一部分的療癒,也是希伯來語的 "tikkun olam"。我們的出生,也是家族的希望能夠替家族解開一些心結,帶來新的生命力和創意。當然我們可以當受害者,但我們永遠有改變的選擇。









1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