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靈異人生

五月底主辦了一個『開啓夢境』簡介會,前去途中下著大雨,在地鐵站裡滑了一交,傷到我在一個半月前在街上同樣滑到受傷的尾骨。工作關係,唯有忍耐著坐車,在車上卻遇到前一天才跟我說她造了一個關於剛離世不久的家人的夢的朋友,而我幫她修補了夢境。在簡介會上,其一的參加者是去年離世的朋友的好友。其他參加者都選了她的夢境來開啓,那是一個夢魘,夢境裡看到那個離世的朋友。我們的這個共同朋友在壯年離世,她的一生活得精采充實,給不少人帶來歡笑和靈感,她的離開卻給認識她的朋友帶來反思和一定的傷痛。開啓了夢境後,我幫助那個夢行者用前天跟朋友的方法修補了她的夢境。翌日,在車上遇到的那個朋友說她又夢到去世的家人,於是我再幫她想辦法回應。


隔天早上,我自己卻造了一個夢,夢裡看到之前提及去年離世的朋友。夢中她平躺在椅子上,我不確定她是在睡覺還是只有她的肉體在這裡。有一個老奶奶對我說,要給這個朋友的身體好好蓋一下,因為她生病了。這個老奶奶的樣貌好像我小時候去世的曾祖母,但在夢中我覺得她跟朋友是有關係的。我拿起一條深紫藍色的圍巾去給朋友蓋被,但是圍巾不夠長,不能完全覆蓋身體。老奶奶再說要給她好好蓋被,還有記著提醒她要回到「東涌」呵!我聽不太清楚,只聽到「涌」字,我追問是大嶼山嗎?她只說「X涌」呵!然後我便醒來。醒來後收到幾個學生的訊息,她們不是在清理過去的練習時出現鬼魂,就是發夢夢到鬼。到底是什麼事呵!想起來我上一天的夢也夢到有鬼的廁所。現在才六月,還未到農曆七月呀!


今早猛然記起,朋友是去年六月一日離世的,我夢到她的那天不就是六月一日嗎?還有在執筆之際,因為要出門便召了Uber,到來的車牌號碼的首兩個英文字母是這個朋友的姓氏。再者,那個夢到家人兩次的朋友跟我去年離世的朋友的名字,只差一個字母。如果我是網台主持,我會將故事在這打住,然後問:「係咪好靈異呢?」


這令我想起『開啓夢境』的四個步驟,也是所有故事的四個層次。第一是故事發生的線性情節;第二是故事中重複的模式;第三則是所有學生最害怕的一環,就是要問"What is the question of the dream?" ——夢境/故事其實想說什麼?然後便將夢境打開、解讀,認出夢境的必要性,再回應及修補,希望能夠找到第四步的「秘密/寶藏」。


人生的故事不也是一樣嗎?我看到了自己遇到的故事不停出現了重複的模式,甚至連遇到的朋友及陌生人也給我提供線索,但是我仍然不太確定自己完全理解這個現實夢境的Question是什麼。我經常覺得在不同種類的夢境中,重複夢是最難修補的,因為它反映著夢行者生活上的重複模式。大部分人需要在同一模式裡受傷受夠了,才會問我的人生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呵?但是不一定會再追問,這個模式到底是說什麼?自己內在有什麼吸引和創造了這個模式?我要怎麼樣做才能脫離這個模式?因為大部分人其實不願意接受自己創造了問題,不願意接受責任,寧願怨天怨地怪別人,繼續無助下去。我家老公因為公司給的電腦電線有問題,每天都在發牢騷發了很多個月,我叫他停止,他說我不明白他受的苦。我想了一下,那倒是真的,我不會理解這種苦。如果我的電線有問題,我會立刻去買一條新的,所以根本不會有幾個月的苦難。他最後生著氣走去電腦商場,但是跑了三次,不是買錯就是用不了。到了第三次他才拿著電腦去商場,最後發現是電腦的問題,結果公司給他換了一台電腦。電腦壞了不一定是他造成的,但是要如何回應是他的選擇。


時間是以螺旋的形式運行,每次走到下一個螺旋跟上個螺旋的平行位置時,差不多的挑戰便再出現,如果我們之前沒有立即回應挑戰,下次出現時會變得更強烈。好在我從第一次跌倒後立即做物理治療及不同的清理,今次再受傷不是太嚴重,只是有點沮喪自己還未能解脫模式。


我對六月一日那個夢做了一些修補:我拿著一條大的深紫藍色的被子給朋友蓋上,我和她一些好朋友一起送她到一個美麗的沙灘。她躺在白色的小艇上,被白色的花圍著,漂浮到寶藍色的海洋上。我再祈禱,願她肉體裡的每個細胞都能夠平安地、無痛地溶化並回到生命之流。我看到她化成光飛往天空。


我叫夢境給我看清我的"question" 是什麼。今早的夢,我看到自己因工作出差到好像泰國的地方,馬不停蹄地忙了好幾天。之後才發現酒店房間裡有一條小樓梯通往天台。我往上爬,看到酒店正處於一條美麗的河流中心,有很多像原住民在划船,兩岸有巨大神像的石雕。我走到酒店大堂,有人跟我說早餐在那邊,因為我只顧著工作,一直沒有停下來享用過早餐。最後我帶回食物走上天台享用。



Time Spiral by David Parker

5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