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關係的形狀

今天送來了Dyson 風扇的新過濾網,我趕快把風扇打開和清潔。更換濾網後,要把扇頁放回下面的主機有一點困難,試了幾次也不能契合。過程中,我老公只是呆呆的看著,我便抱怨這不應該是男人的工作嗎?於是他趕快拿起扇頁,用蠻力想把它插進主機。想當然也知道,扇頁插不進去。他一邊試,一邊發嘮叨。我靜靜的觀察著主機的角度設計,當我明白 "form fits into form" 的道理時,我便將扇頁轉向正確的位置。老公非常驚訝,問我是怎麼做到的?我便回答因為我看到了設計的藍圖。他便笑說,你下世不能做男人呵!因為你太聰明了!


當我決定了要寫一個關於「關係」的工作坊時,兩個多月來每晚都會夢到我自己的關係中最害怕和最痛心的糾結,而且當惡夢出現後,相應的情緒也被激發,跟伴侶的矛盾也被挑起。我知道這是源於我的 Kavannah (希伯來文:意圖/intent),當我要了解關係的問題和動力時,我便先要穿越和經歷關係的修補過程。在我最近的一個夢中,夢到自己和一群人(好像是同學) 在找給大家的禮物。我看到在馬路上有一隻白貓被巴士蹍過腳,但因為我在趕跟著大隊,我沒有時間去幫助那隻貓。然後我看到其中一個女同學離開大隊走向洗手間,於是我想我也可跟著去,因為不只有我離開大隊。在途中我看到一間很好的餐廳,想著它會適合大伙人一起吃飯,然後我就跟掉了那個女生,走到室外時發現自己在一條斜坡道下,於是我趕緊攔下一輛黃色的士送我上斜坡,路程超短,但司機說我要付$70元。


醒來時,我先救了那隻受傷的貓,因為那是最明顯要修補的necessity。牠是我內在最柔弱的部分,我因為要跟大隊而把自己的感受,生理和情緒的需求都忽略了。我要將自己 (黃色車-自我價值觀) 帶到更高的層面需要付上 "7",那是一個神聖的數字,因為我先需要從線性的日常生活中停下來,檢視一下自己,才能把方向轉向垂直向上。做這個夢之前的晚上,我剛跟學院開會,討論了很多需要幫忙學院發展的工作。因著這個夢,我看到了自己要完成大我,犧牲小我的模式一直沒有改變。小時候我比一般小孩早了一點入學,在家中也是最小,聽話地跟著大隊是我的生存模式。每到一個新地方和場所,我都會以工作勤快地配合別人見稱,因為這讓我感到被大家接受。這個生存模式所犧牲的是,我的情緒和需求沒有時間去面對或處理。


小時候媽媽不讓我哭,因為再哭會再被打,而她也會對其他人自豪地說我如何不太哭鬧。所以成長了的自己,覺得自己最強的是,遇到問題時我會非常冷靜沒有情緒地迅速處理。這樣的生存模式,讓我在職場中贏得讚賞,直到我的身體健康受不了為止,而且我把所有抑壓了的憤怒和不安全感完全在親密關係裡爆發。現在的我,明白到這種關係模式是家族性的,我媽媽和之上的幾代女人,都早年失去父親或丈夫,所以要生存下去,需要把眼淚和血吞進肚裏,以及不斷的付出和犧牲。女人以為結婚後終於有男人保護,但是對男性的家族性的不安全感仍然存在。所以在婚姻裏遇到對自己價值的懷疑,覺得自己的付出沒有被認同,甚至對男性產生不信任。但是,我的爸爸也是早年喪父,對他的母親怨恨,為了生存也沒有空間容納情緒或學懂表達。男孩子成長時經常被要求把恐懼抑壓來表現堅強,唯有用憤怒來表達自己。在親密關係中,難於表現自己的不安或脆弱,所以會出現逃避、暴力或自毀行為。當我們修補自己的夢行場域並把自己帶去新方向,也同時將家族從舊模式釋放出來。所以當你的內心想做與家族不一樣的事情時,那不是叛逆,而是解開糾結的機會。


所以要改善任何關係時,先要看到自己的形狀藍圖是什麼,那是從家族祖先共同設計形成的。最美好的關係不等於找到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而是帶著愛和尊重別人的不同形狀。就像老一代人經常說的要一凹一凸,關係才能長久。








6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