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畫面的夢

昨晚丈夫才說起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在醫院被隔離,因為患了新冠肺炎。現在想起也覺得恍如隔世,由上年三月尾由美國回港時開始載口罩,也已載了一年。現在說真的,肺部仍未完全回復,轉天氣時氣管更感到吃力。昨晚我臨睡時問了夢,我對一年前的這個經歷學了什麼、還有什麼需要處理等。但是最後睡得不好,醒來只記得一個短短的畫面:


我在一個像梯級的地方,在一級是發著白光的,有一個光的靠墊放著。而我坐上這個更高的梯級位置,去幫前面兩個人去療癒。療癒過後我在他/她倆背上寫上他們的名字。


最近有學生問我,只有一個畫面的夢能否開啓和理解呢?那麼你們從以上的這個畫面,得到答案嗎?😉

@Jean daniel Rousseau

3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